來遲了
是說這篇文是我一邊算微積分一邊寫成的
然後前幾天的ANN我聽了一點點,雖然聽懂得有限但是超級閃啊啊
撒西神助攻喔喔~~~
然後迷路剪短髮,昨天還前天的沖繩電影節兩個人又一直黏在一起
好幸福啊啊啊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みるきー,睡了嗎?""妳睡了嗎,彩ちゃん?"
約莫是在發完宣布畢業和解除兼任的推特,並且結束了一些「晚安」和「洗澡」的對話後,兩人的手機幾乎是同時跳出了新訊息通知。按下發送鍵的時差和網路傳輸速率等因素,還是彩快了一些。
"睡不著,妳等一下,我去找妳。"
沒等美優紀回覆,彩隨手抓起一件外套便直往美優紀家奔去。
十幾分鐘後美優紀收到彩說到了的訊息。在她開門的同時,映入眼簾的那個人居然一手欠著腰喘氣,頭上還包著阪神虎的紀念毛巾。
「這…這個,給妳」彩遞了一盒牛奶給美優紀,那是方才特地繞到巷口的便利商店買的。
「彩ちゃん,妳這個大笨蛋!」美優紀沒有接過牛奶,反而把彩頭上的毛巾拽了下來,並將她拉進屋內「等下感冒了怎麼辦?」
這時彩才驚覺,原來自己想見美優紀的衝動是如此強烈,以致於頭髮都忘了吹就出門了。難怪她總覺得剛才那位超商店員一直對她投以狐疑的眼神。

雖然彩堅持自己吹,但美優紀也不遑多讓,說如果彩要自己吹她就不把吹風機給她。在美優紀的傲嬌攻勢下,彩不得已只好妥協。
自己好歹也二十幾歲了,吹頭髮這種小事竟然讓一個和自己同齡的人來做,想到這裡,彩下意識地摸了下鼻子。
由於和眼前這個人距離只有不到二十公分,彩不時能聞到一縷淡雅的清香和微甜的牛奶味。有一瞬間,她好希望時間能夠暫停,哪怕只有一秒,她也想把這股香氣深烙在腦海。
「吶,彩,妳會怨我嗎?」
然而流光卻不曾止息。美優紀帶著愧疚的問句打破了原本充斥著房間的高功率電器運轉的單頻寂靜。
「怎麼會。」比起反詰,這倒更像個直述句。
「明明…說兩個人要帶領NMB前進的是我,說要一起畢業的也是我,可是……」
彩站起身,把美優紀手上的吹風機放在一旁,並用大拇指抹去她臉上的淚痕。
「是啊,みるきー真狡猾。あいにゃん、山田都不在了,まーちゅん自從移籍後,能幫的也不多了。現在連妳也要走了…我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夠帶著NMB繼續走下去。」
「彩ちゃん…」這是自相識以來,美優紀頭一次見到彩如此喪志的神情,這令美優紀有些不知所措「彩ちゃん是隊長啊,絕對沒問題的!」
「那是因為,妳一直在我身邊,我才能做自己啊……」
即使剛才在推特發過了,彩還是想親口告訴美優紀,她對於自己是多麼特別的存在。
「今後,我仍然會在妳身邊支持妳。等到彩ちゃんsolo出道那天,我一定要是第一個買妳CD的人。」
「謝謝妳,美優紀。是說,我有個請求。」明明是自己該安慰美優紀,沒想到卻反過來被安慰了。
「是什麼?」
「我們…可以做朋友嗎?」
「如果我說不行呢?」
「咦……」
就像美優紀說的,兩人血型相同、身高相仿,又是NMB的兩大支柱,卻連"朋友"都稱不上。這五年半以來,別說是朋友,甚至連兩人單獨吃個飯都沒有過,私底下也是除了工作以外的事幾乎一概不聊。
好不容易提起勇氣的彩,得到的卻是意料之外的答覆。
「人家不想,和彩只是朋友而已……」
也許是兩人截然不同又相輔相成的個性造就了這樣無法取代的羈絆,以及,早已昇華的感情。
「美優紀,妳願意當我女朋友嗎?」


人海茫茫,能與妳相遇,實屬緣份。若能擁妳入懷,我三生有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克里斯的小樹屋

小木Cri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