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anana_友達2  

遲來的生日卒業賀文

唉唉拖了那麼久真是抱歉…(都拖到たかみな生日了XD

嘛…最近思緒真的很亂

自從春控之後我每天都睡不好啊TAT

寫出來的東西也亂七八糟

所以改了很久改到今天覺得比較能看了才敢po

那麼,正文下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咦?!怎麼回事?」結束了身為NMB48一員的最後一場公演的菜菜,方從廁所走出來就已經被矇上了眼罩。

由於看不見,只好被拖著走到休息室。

 

「Surprise!!!」

「咦咦?」解下眼罩的菜菜,只見眼前一個和自己身高等高的超大三層蛋糕。印象中只有結婚典禮上才會出現的那種。

上面用各種五顏六色的果醬寫著"山田菜々 卒業&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就在大家唱完生日快樂歌後起哄要菜菜趕快許願的時候,她突然發現有一個人缺席了。

 

「啊勒?彩呢?」

這個大夥特地為菜菜準備的生日會兼畢業典禮,能到的人基本都到了,一期生更是幾乎全數到齊。就連移籍到AKB的小笠原和已經畢業的愛菜都到了,唯獨她們難波的ACE兼隊長—山本彩,竟然沒有出現。

 

「喂喂怎麼現在才發現啊?雖然老了但反應也太慢了吧!」這時,彩突然推著一座香檳塔進來,身上還穿著一套白色的燕尾服。

在場所有人看見彩的同時都不禁讚歎。

雖然平時就已經十分帥氣,但是現在的彩帥氣度大概是平常的100倍。

 

「誰…誰是大嬸啊!」不知道是平常已經習慣這麼吐嘈了,還是被眼前的人帥到語無倫次。

「沒有人說妳是大嬸啊!話說妳要不要快點許願啦,蠟燭都快熄了。」

「對吼!第一個願望,今年總選大家都能夠進到理想的名次!」

「喔喔!菜々ちゃん要投給大家喔,不用太多啦一人一票就好!」小笠原說完這話的同時,大家有志一同地歡呼了起來。

「誒…?!不要欺負我啊!第二個願望,希望大家未來不管過了10年、20年、甚至是更久,都能夠再像這樣子聚在一起!」

將第三個願望許在心中後,菜菜將蛋糕上的23根蠟燭一口氣吹熄。

 

「來倒香檳吧!」

「啊啦,是說さや姉為什麼穿成這樣?」菜菜不解的看著跟自己一起倒著酒的彩。

「嘛,想說菜々ちゃん都已經過了適婚年齡了還沒結婚,就決定辦一個體驗婚禮。」早已笑歪的美優紀搶在彩開口前就先回答。

「而且是彩自願當新郎的喔齁齁~~」在一旁的小笠原也不懷好意的笑著。

「原來如此,但是這也太害羞了吧…欸等等,所以說誰是大嬸啊!」菜菜這一開口,大家不禁莞爾她的反射弧究竟有多長。

 

「誒…?不是這樣的吧?明明就是妳們說要唱歌的…而且婚禮什麼的…」

在今年初的Request Hour上兩人一起演唱了那首歌,事後"菜菜彩結婚?!"這個標題馬上就灌爆了各大討論串。

彩一想到這裡就下意識的低頭摸了摸鼻子。

 

 

「那我們…開始吧?」

「嗨~~さや姉給妳~」一旁的近藤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將彩放在牆邊的吉他遞上。

「りぃちゃん好可愛~~~」小笠原和小谷不約而同地色咪咪地笑著。

 

雖然不是原曲的鋼琴伴奏,但是隨著彩指尖流出的音符,讓人一聽就能明瞭。

 

何となく似てる そんな感じがしたの

そう君と初めて逢った時

人見知りして様子を見てる

不器用なとこ 私と同じ

 

ゆっくりと少しずつ言葉交わして

心と心 向き合えたよね

同じ空見て 思う何かが

とても近いとわかって来た

 

表情を見てるだけで

胸の内 伝わるから

私だけがつらいんじゃない

何だか安心した

 

君となら歩いて行ける

そうどんなに長い道程でも

本当の自分で歩いて行く

背伸びをしないで

あるがままに

2人は変わらず

あるがままに

 

只見才唱完第一段,菜菜卻已經泣不成聲。

這時彩也停下了手上的弦,待愛菜替菜菜拭去滿臉涕泗。

 

「唔…繼續啦阿彩!」

 

彩確定菜菜可以繼續唱下去之後便繼續撥弄起手上的弦音。畢竟菜菜本來就獨特的聲音,只要稍微一哽咽就會變得非常不穩。

 

お互いが何となくわかり過ぎて

先回りして喧嘩もしたね

ぶつかったその痛みも

最後は分かち合って来た

 

人前で泣けないから

いつだって微笑んでいた

その胸に隠したもの

私もどこかにある

 

君となら夢見て行ける

もし悲しい雨に降られたって

濡れながら普通の自分でいい

飾ることもなく

信じるまま

2人は未来を

信じるまま

 

在要進最後一段副歌的間奏,在場所有人看著兩人深情對望時的那份堅定和溫柔,早已潸然沾襟。

 

君となら歩いて行ける

そうどんなに長い道程でも

本当の自分で歩いて行く

背伸びをしないで

あるがままに

 

君だから一緒に行ける

どんなことが先に待ち受けても

同じよに涙を流せるから

一人じゃないんだ

強くなれる

君がよくわかる

私と似てる

 

 

「吶,阿彩,以後我不在了妳和みるきー不要再常常吵架了喔~」菜菜用顫抖著的嗓音說道。

「傻瓜啊,才不會勒…」彩想了想,確實每次自己和美優紀吵架時都是菜菜出來勸架的。

 

雖然總是被戲謔為大嬸,實際上也不過只比彩和美優紀大了一歲。然而對於NMB,或者對於彩來說,菜菜就像個有點笨拙卻很溫柔的大姐姐那樣,一直在背後支持著自己和美優紀。

 

「倒是妳,要好好照顧自己啊。」彩輕輕撫了菜菜的頭,就像那天在Request hour一樣。

當菜菜還沉浸於被摸頭的喜悅時,彩已經將一個吻落在她的額上。

 

『這樣沒問題嗎?』雖然小笠原很想這麼問愛菜和美優紀,但是看見這兩人都用一種欣慰的眼神看著兩位主角並微微點頭,於是信手抓起身旁的酒杯喝了一大口,將這句話隨著發酵的白葡萄一起吞入腹中。

 

「あいにゃん,以後菜々就還給妳啦。」

 

親吻額頭,代表妳是那個,想要守護的人。

即便不是彼此的另一半,有時只是一舉手一投足,卻能心照不宣。

只因那個人,是妳。

 

後記:

想寫出菜菜彩之間那種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感覺

但是好難啊…

歌詞最後從となら變成だから

那裡超讚的www

 

那天明明就說要等熟肉出來的

結果還是手賤跟了live...

那天嬸嬸真的好美-///- 

現在想起來還真是不真實…

以後的NMB就沒有菜菜了

等前一天的YNN熟肉吧OAQ

話說今天是咱們總嘟嘟生日欸

是不是該來寫個果醬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克里斯的小樹屋

小木クリ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